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传奇刺客俏总裁最新章节,张承阳徐芷馨小说免费阅读

本来趴在那里盯着自己的“猎物”,满脑子还充盈着兴奋和喜悦,若今天将眼前的男人给杀了,就能担任江海市第一美女的贴身保镖。能与如此天仙般的女人每天朝夕相处,怎能不让他动容,怎能不让他兴奋?然而,他永远都不

书评专区

传奇刺客俏总裁

传奇刺客俏总裁》免费阅读

本来趴在那里盯着自己的“猎物”,满脑子还充盈着兴奋和喜悦,若今天将眼前的男人给杀了,就能担任江海市第一美女的贴身保镖。

能与如此天仙般的女人每天朝夕相处,怎能不让他动容,怎能不让他兴奋?

然而,他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天盯上的猎物是暗夜里的杀神,无影幽灵,为国家执行任务时杀的都是国内外军政界的人物,最小的都是市长级别的人。

“干吗一幅吃惊的表情,都是一些小场面。”张承阳走回椅子前看着女人惊慌的表情,坐下身来给倒了杯茶小酌了一口。

女人摇摇头,脸上的惊恐还未来得及消散,就听见男人来了这么一句话,心颤的又更加厉害了。

因为自己而死的人是不少,但多数都是被动的,并且很少亲眼看见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这么迅速没有丝毫征兆的,太快了!

韩悦薇自认为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的大场面,但今天给她的印象和往常的都不一样,先是门口五位从富豪手里请来的保镖,从监控闪了一下到男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仅仅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

要知道从庄园的大门走到这里,正常的成年人也要两分多钟,也就是说外面那五位在富豪圈很抢手的保镖都没能撑过他的一分钟。

再看眼前死掉的这名杀手,可是花了三百万请来的,据传是国际暗网杀手榜中排名前30的人物,还答应他事成之后陪他睡一晚,并且还会留他在身边做自己的贴身保镖,没想到只一招就被人给杀了,简直是超乎了认知。

韩悦薇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心里害怕极了,哪怕是当年张启月拿刀已经离她只剩一步时,都没像现在这么惊恐过。

越是有钱越是惜命,现在的她思想已然转变。

想想这几年来的风风雨雨,心酸励程与甜蜜时光,她的心就像是被电打了一般。

自从张宏文和张正星死后,她就被白可带到了江海市,不到一年就在高端的商业饭局中如鱼得水。

因为生的貌美,加上经过了良好的包装与系统的培训之后,很快便成为了一名顶级天菜。

混迹于江湖,千百人推崇。

这种名媛名流般真正的高端圈子使得韩悦薇的生活越来越奢靡,曾在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圈内顶流的知名女性。

可是高峰过后便是人生的低潮。

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可在半年前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韩悦薇生活在了这栋私宅里,每天过着郁郁寡欢的日子,心中莫名觉得有些凄苦。

“你知道吗,正星每次和我通话时都会提及你,他说你人特别好,是个善良的女人,工作努力阳光开明。他很想给你一个家,想在城里买套房子,为此他还瞒着你多打了一份工,就是想多赚点钱给你一个好的未来。”

张承阳又摘一朵梅花在手,坐在那里回忆着曾经弟弟的那些通话,眼眶有些模糊,淡淡的对女人说着弟弟的过往。

“他活的很累,但一提到你内心就充满着无尽的斗志。父亲死了,母亲跑了,本就生活不易的他,本想着遇到一个爱自己的女人,能幸福的过一辈子,却没想到对你的这份爱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本以为你会因为我弟弟的死改过自新,能够照顾我妹妹启月,但没想到你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还想要去谋害她,真狠啊!”

说到这里,张承阳手中的那两朵梅花已被手指捻碎,轻弹手指间已经红了眼眶。

他很自责,自责自己没能承担一个做大哥的义务和责任,看着眼前这个貌美的女人,心中产生的厌恶之感,让他紧咬牙齿。

“我不知道你对我弟弟的爱从头到尾是否真实,若是不爱了为何不选择一走了之?居然狠毒的对一个如此爱你的男人痛下杀手!”

从古自今都有许多奇怪的男女,不爱你,也不放过你。但有些人更奇怪,他爱你,却放过了你。

听着张承阳的话,韩悦薇已是潸然泪下。

用手掌抹着眼泪,脑海中浮现着曾与张正星的过往。

她曾经就觉得自己和张正星的将来不会很好,虽然也爱着他,但就是没有安全感。

看着别人经常下饭店吃大餐,而自己却要和他躲在家里煮面条。

见别的女人一到过节就能收到鲜花礼物,韩悦薇就羡慕的不得了。

看着别人都有汽车接送,为什么自己每天还要骑着一辆电动车风雨无阻?

为什么这一切自己就得不到?

难道真的是人的命,天注定?

不!她决不允许,决不认命!

韩悦薇很恨,恨自己的男人没有本事,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开始还有着强烈的爱,渐渐的在生活的磨砺下变的沉默了,失去了往日的激情。

时常想着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但一连四五年还是安于现状。

她有想过认命,但就在意志消沉的时候,那个女人出现了,点燃了她的希望,那时的韩悦薇才发现自己重新拥有了爱情,却是荒唐的!

可能早就有了双性的感觉,只是那时的她还爱着张正星,可是这种爱又能拖到几时?她心里没底。

白可的出现给韩悦薇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光彩,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想玩什么,她都可以不用在精打细算。

就这样的,她慢慢失去了本性,贪慕虚荣的性情在一次次的欲望下得到了满足。

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此到来,却没想到是个极其华丽的深渊!

“因为你弟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那个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五年了,青春都逝去了,让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韩悦薇流着眼泪,说话时的哽咽带着一丝复杂,抽泣了半晌后才又说道:“我知道他对我很好,我也很爱他,但是你知道吗?穷人之间的爱是不会长久的。我和他提过分手,是他自己不愿放手,我有什么办法?”

说到激动处,韩悦薇颤抖着娇躯又开始抽泣了起来。

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就那样的端祥着张承阳,表情中带着痛苦与挣扎,画面不是很美。

看着韩悦薇的泪目,听着她口中的话,张承阳的内心有些复杂,难道穷人就真的没有长久的爱情?还是说根本就连拥有爱情的资格都没有?

他的心中没有答案,他不懂,也求不到。

爱是自私的。当然,爱也是会消失的。

“或许在你们看来,你弟弟给了我他的全部,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让人痛苦的,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挣扎。”

“我承认自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但那又有何错?天底下哪个女人不是如此,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一个。虽然我们曾经相爱过,但这个世上爱而分的感情多如牛毛,只不过我们分开的方式不一样,荒唐但决不凄美。”

曾几何时,在女人的爱情观里出现了一种虚无,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虚无。

不离舍,难分别,就这样的在自己的人生中来回不断的穿梭着。

那时的她选择了一刀两断,生离死别。可是现在,自己存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韩悦薇在说这些话时,两侧面部的表情有些不对称,很明显她是在伪装情感。

张承阳察觉到了女人的这一细微的表情,却并没有打断她。

“自从我和白可来到江海以后,她就很少出现在我的身边,只留了这一处寂寥的私宅,期待中却是一次次的孤独,让人难以忍受的寂寞。”

说到伤心处,韩悦薇的心越发的难受,自己为了她舍弃了一切,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孤独者,被放逐在这里没了自由,也没了希望。

“恨她吗?”张承阳问。

“谁?”韩悦薇回问,目光疑惑的望了张承阳一下。

“白可。”张承阳回道,转过来的眼神紧盯着韩悦薇含水的美眸,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当韩悦薇听到这个名字时,眉角有着轻微倾斜,这一抹悲伤的微表现被张承阳尽收眼底。

“不恨!”韩悦薇摇着头,但发出的声音却显得有些尖利,是咬着牙说的。

“那就聊一聊你恨她的地方,或者说她都将你安排给哪些人?”张承阳懒散的伸了伸腰,嘴角带着一抹邪邪笑。

“不是很多,都是一些身份显赫的大人物,七八个身家百亿以上的富豪、三个掌权的政府官员、两个公安系统的高层领导等,但我和这些人也仅仅只是陪酒陪睡,其它的我都参与不了……”

接下来,韩悦薇便将这几年来白可安排她的陪酒陪睡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两年里,韩悦薇很少与白可见面,刚开始每个月还能短暂的见上一面,后来就是半年都见不到一面。

白可给韩悦薇安排的陪酒陪睡业务,基本上都是通过网络信息传达的,通常都是让她到达某一个地方进行服务,但白可本人却极少露面。

除了这些人以外的其它人,那都是韩悦薇自己的私单,白可从不过问。

“看来你陪的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嘛,有些还在我的调查和暗杀名单内,让我加固了他们这些人都该死的决心。”思绪下的呼吸略显急促,张承阳紧盯着韩悦薇的眼睛,冷默道:“去自首伏诛吧,洗刷一下你内心的肮脏。”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用了一种极为诱惑的方式捋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发丝,对着张承阳薇薇一笑,其中夹杂着无限魅力。

顶级天菜精通着心理学与社会学,就连怎么撩头发最诱人和眨眼睛最迷惑都研究的很透彻。

这些比男人更懂男人的女人,是她们每天赖以生活的资本。

“说实话,你真的很美,是那种让人冲动的,愿意放下一切的美。”张承阳盯着韩悦薇投过来的春水美眸,嘴角扬起淡笑:“可惜你的诱惑力还达不到我想要你的冲动。”

张承阳淡淡的道,丝毫不把女人的忸怩作态放在心上。

“咯咯咯…..”

韩悦薇掩嘴轻笑,笑的是花枝乱颤,修长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是那么的让人浮想联篇。

曾经的顶级天菜,在商圈的各大饭局上都是游刃有余,她懂得如何用一个眼神来取悦男人,如何用一句话就能挑衅几方大佬暗中相争。

可是,她这次选错了人……

韩悦薇端起桌上的蜜碟,用木棒搅了一团就放在了嘴边,却是伸出了香舌,用舌尖在蜂蜜上点点轻触着,妩媚妖娆。

“骄奢淫逸的生活过久了会使人心理变态,我在想,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摧残的连精神都出了问题?”张承阳微笑的摇着头,看着女人将蜂蜜一点一点的用舌尖卷入口中。

“咯咯……”韩悦薇又是掩口轻笑,却是犹疑的细声问道:“你见过像我这种狐媚的女人吗?”

韩悦薇挂着轻笑,眉目轻挑,似密桃春水。

“见过很多比你妖媚的,但却不似你这般的美。”张承阳回道,他知道女人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她要干什么。

“谢谢!”韩悦薇点头道谢,因为男人肯定了她的魅力。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光彩是那般的溺爱,如母爱泛滥一般,微笑的问道:“这蜜真的很好吃,很柔,很滑,如同女人最柔软部位的爽嫩肌肤,香美可口,能使人飘飘欲仙流连忘返,难道你就不想尝一口?”

张承阳抬眼轻瞄了韩悦薇一眼,接着便将眼神落在了桌子上,心不在焉的回道:“今日只为寻仇。”

韩悦薇点着头却是心有恍惚,也假装着心不在焉眼前男人刚才说的那句话。

看着他的眼光落在了桌上刚才自己品尝剩下的蜂蜜,神情也是嫣然一笑。

她微微的笑着,知道大多数男人对待自己时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但却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她的内心里便觉得有些乱,待到一会之后脸上才又泛起了一丝媚态。

“你在看什么?”韩悦薇回过眼望向张承阳,这番故意的装腔作势惊的男人也是忽地一怔,顿感一丝心虚。

“没什么。”回过神来的张承阳随口回了一句,接着倒了杯水喝了一口。

他倒不是在想女人,而是在想这一切的背后真的只是那么简单?

他不信。

“真的没什么?”韩悦薇轻声伴着疑惑的问,并从一本妩媚色转变成了轻语,续问之下惹来张承阳的一丝燥欲。

凝眉中看了一眼桌上的香炉,张承阳的唇角中又挂起了一抹玩味,会心一笑的同时也压住了自己的心火。

此时的他,发现空气凝重了许多,周边变得格外的安静,就连那成对的鸟儿也飞走了。

他抬起头忽然止住了言语,因为眼前出现了一副秀美娇儿,离他还不到一步,挺着诱惑人心的胸脯几乎近在咫尺,并且身上还溢出着淡淡的香味。

他似乎闻到了什么?

广霍香、麝香、肉豆蔻、迷迭、玫瑰、檀香、洋甘菊、乳香、鼠尾草、天竺葵……

张承阳知道这种含有广霍香、麝香、迷迭、肉豆蔻、鼠尾草的天然合香味道,是天生催情的气息。

韩悦薇有些扭动的身躯晃荡在张承阳的眼前,使得他面部略显尴尬,心跳有些加快的他一时有些坐立不安。

“香炉里是催情香,还是迷幻香?”张承阳开口打破了这一尴尬的气氛,顾作不知的问:“我似闻到一股图谋不轨的气味,像是从那里面飘来的。”

说着还用手指着桌上的那尊香炉。

韩悦薇额眉微触,贴在额上的那朵梅花也随即掉了下来,却被她用手轻轻接住。

手指拈着花瓣朝着张承阳的额头贴去,脸上并带有轻轻的笑,又在回头瞥眼间问道:“那是你们男人最爱的毒药,是柔滑之蜜蕊和雌雄暖情香,都是可口之物,你若想,尽可统统享受了。”

望着张承阳的拘束与呆愣的模样,韩悦薇又是掩口“咯咯”的轻笑,接着又拿起一块桌子上的酥糕,对着张承阳妩媚而诱人的张开了红樱小口。

“咔嚓”一声轻咬一口,模样甚是满足,惹的张承阳一记白眼。

观韩悦薇妩媚的身姿,勾人魂魄的眼神和那手中被咬了一小口的酥糕,张承阳的心中却透着一丝凌乱。

“品伊香美,享佳人绝,此间美味你若是想吃,心中何必徘徊?”韩悦薇轻挑着手指,并对张承阳抛了个媚眼,神色很是暧昧。

这一语双关,伴着她那暖暖的眼神使得张承阳一时有些发晕,虽心中知道女人的目的,却还是不动声色。

此时的张承阳看着有些呆迷,迷迭、酥香、蜜香、麝香、广藿香、梅花香、美人香,这多种香味搅合在一起使人迷乱了神志。

张承阳闻香之余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好一阵的心潮澎湃。

韩悦薇神情微触,如阑珊灯火般的脸开始透出迷人的娇气,似滴水潺潺,又似幽怨绵绵。

“这是老家的救驾酥,油酥清脆,滑腻香口。”韩悦薇抬起如柔荑般的手,将刚咬了一半的香美救驾酥塞在了张承阳的口中,嫣然道:“品一香难得,尝一味自然。这酥中有酥、香上加香全都归你了,只求你能放我一马。”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传奇刺客俏总裁最新章节,张承阳徐芷馨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