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顾渊沢夜流萤《沉渊之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即使世界偶尔薄凉,内心也要繁花似锦,浅喜而轻悲,深懂而淡释,愿诸君此生生而能活,此后岁月静好——序章 乱世青斑点点,底若玄墨般高大厚重地石门伫立于古城之下。城中,夜黑风高延绵寒凉依旧,一道隐匿于阴影中

书评专区

沉渊之血

沉渊之血》免费阅读

即使世界偶尔薄凉,内心也要繁花似锦,浅喜而轻悲,深懂而淡释,愿诸君此生生而能活,此后岁月静好——序章 乱世

青斑点点,底若玄墨般高大厚重地石门伫立于古城之下。城中,夜黑风高延绵寒凉依旧,一道隐匿于阴影中的怪异身影靠近一户人家,无声无息地将手伸向了木门的开关处。

青芒闪烁而过,伴随凄厉的哀嚎声后黑影消散于淡淡的银辉之中。

足有七尺的长刀旁浮现一个没刀身高的小小身影,夜风吹起笼罩在他身上的黑袍,那张还带着些许稚嫩的脸于微弱的月光下显现。

“第六个……”他微显疲倦的呢喃,意识中面板存储数据照常提升。

姓名:渊沢

职业:夜巡殿夜猎者

境界:六品灵者

秘术:集怨术(四级)

怨气储存:七千三百五十七点

他没什么兴奋感,因为这破系统提升的只是那门集怨术的经验罢了,他将一手隐入袍内,另一手拖着刀逐渐走入黑暗之中。

不远处,两个同样穿着黑袍的人对视一眼,无奈地叹息退去。方才那孩子名为“渊沢”,是所有“夜猎”中年纪最小,却也最拼命的存在,这样他们察觉到却抢不过的情况已经是今晚第三次了。

点点光芒充斥的小街内利刃拖地的声音响彻前后,做饼的中年人笑了笑,自顾自道:“小子,今天来的有些晚啊。”

渊沢没有回答,而是将手从黑袍下伸出,把钱放在了中年人做饼的柜子之上。

他每日都会来这里买饼,但与这卖饼人讲的话却寥寥无几。

“天地失衡,诡灵盛行,这妖魔鬼怪多了,生意愈发的难做了呀。”

“你不怕?”孩子终究开了口,他有些好奇为何这人专在深夜卖饼。

“吾只怕没钱财,别的,无甚好怕。”男人咧嘴笑了笑,将饼装于纸包之中递来,忽神秘道:“你今夜斩了一只诡灵,是也不是?”

渊沢神情不变,眼中瞬间染上了杀意,但很快,就被眸中的漆黑淹没。

“嗯,然后?”以往杀的都是凶灵,但今天自己的确杀了一只诡灵,也正因如此,才来的晚了些。

中年人抹了抹额头,轻笑道:“嘿嘿,小娃娃脾气还不小,吾是做买卖的,可卖也可买。”

渊沢听懂了他的意思,眉头微紧的思索起来。凶灵如烟,灭了便成一缕尘埃,但诡灵是具有天地灵气的存在,灭后会留有一枚名为“绝印”的东西。

“什么价?”既然明白这人的目的,那事情就好聊了,夜巡殿中有回收绝印的价格,若此人开价高过殿中价,也不是不能卖。

“呐,拿这玩意儿和你换。”中年人丢来一本青色封面的册子,脸上带上了势在必得的笑意。

晚风拂过小巷,饼香洋溢而飘散,但却有一团轻烟聚留,久久缠绕。中年人继续做着饼,没有去打扰翻着册子的孩子。

修行路漫漫,越过灵者到灵启境才算是入门,灵启之后便通灵,御灵,融灵,进入融灵与灵物相融,才能蜕去凡躯强化身体机能,真正地登堂入室,至于那天玄二境后的圣灵,乃至传说中的神灵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煌煌世界之大,圣灵者,寥寥数人而已。所以他并不担心渊沢会拒绝,他看得出这是个有追求的孩子。

孩子已然看入迷,他的眼眸愈发的明亮,沉静如死水的面部终是有了一丝变化。

这是一本记录着诡灵信息与旁门修法的手册,或许对常人来说这东西并不值钱,可对渊沢来讲,这是无价之宝!

他重生而来时带着共生的系统,系统会经常发布一些任务,但却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给到他。这些任务完成后也只会奖励他“集怨术”的经验值,

这术法作用和名字一样,便是将斩杀的灵怪怨气收集起来储存于体内。而中年人给的册子中记录的正是如何借助怨气修行的功法!

“这个,很值钱。”

中年人摆手道:“你每日都来买饼,给吾赚了不少钱,这东西放我这儿也无用,你用一枚绝印来换足够了。”

渊沢犹豫一下,还是将册子收入了怀中。“多谢,我欠你一次。”

他的个性便是如此,从不愿欠别人什么。中年人也不勉强,只是指了指他手里的饼提醒道:“快回吧,再晚就凉了。”

手中的纸包微紧,渊沢深深地看了中年人一眼,随即转身离去。他有些窒息感,因为此人似乎知道自己很多事情,而自己对此人却一无所知……

回到夜巡殿时天边已微亮,他照常核验猎杀成果后快步跑向后山。

后山极为广阔,幽深的山道连晨曦都无法点亮一二,渊沢走入黑暗,往前不久才难得走出来的地方一步步走去。

眼前出现几堵坚固石头砌起的墙;墙上缭绕着那令人哆嗦的铁链;门上那几根白亮得让人发冷的铁栅条后是一间间被隔断的小房。

渊沢走上前,很熟练的将手中的钱交给门口的守卫,在守卫那不屑地目光中走入深处。

他一直走,直到最深处一排才停下脚步,这时一缕微光钻入他眼前的房中,照在那道靠着墙的消瘦身影。

女孩儿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她回过头,那双眼睛,是漆黑的,带着湿漉漉的,像海一般深沉。这一刻,黎明和黑暗,共在其身。

渊沢看着坐在床边的女孩儿,流露出稚气的眼睛闪烁着黑宝石一般幽深的光泽。“流萤,饼。”

女孩儿笑了笑,走过来从铁栏里伸手接过纸包,笑成月牙般的双眼里终是有了一丝光芒。在这炼狱般的地方,能让她笑的只有这个还没自己长的高的傻小子。

“你好像很累,没睡吗?”流萤边吃饼,边随意地问着。

渊沢嗯了一声,摸头道:“遇到了诡灵,厮杀许久。”

咬饼的小嘴微停,女孩儿眼中闪过一道慌乱,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地继续问:“没受伤吧?”

靠在铁栏上的孩子摇头轻笑,解释道:“只是初级的诡灵,我没受伤。”他一向话少,但与流萤一起时他会多说很多话。

流萤继续咬饼吃,眸中的黑更深了几分。

渊沢微微侧头,看向她长长的睫毛,再看她那显露出倔强性格的挺直鼻梁,心中默念一声,“好看。”

他其实很清楚,她是自己的小主,一个会吸食自己精血的人。可他同样知道,她是唯一在意自己的人,也是唯一能算作朋友的人。

她自幼便被囚禁于这里,不仅要修行,更是得学诸多世家之理,面上尊贵显赫,实则也是个没有童年的笼中之鸟。

其实自己刚见她第二天就想方设法要杀了她,可行动暴露被抓后,她非但没惩戒自己反而是摸着自己头说出了句:“算了,他和我一样身不由己。”

从那之后,他们才慢慢的有了共同语言,成了彼此能倾诉的唯一伙伴。

“之后别杀诡灵了。”流萤突然出声,让渊沢回过了神。

“为何?”他略有不解,听执法长老说自己修行越快就能越快让她被释放,若不斩杀诡灵,自己的修为速度又岂能尽意?

流萤捏紧手里的饼,突然低吼道:“说了别杀就别杀!”

她罕见的发怒,因焦急而有些两眼发红,连身体都微微颤抖。

渊沢不明所以,但为了不让她继续生气,急忙点头答应。可没等他继续问原因,里面的女孩儿便冷冷的来了句:“走吧,我要修行了。”

无奈的渊沢只能尴尬地转身离开,他前世也才二十出头,压根儿摸不清女孩子的心思,但不杀诡灵是不行的,现在凶灵对自己收集怨气起到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只有诡灵才……

离开后山后,渊沢如机器般参与殿中厮杀竞技,精神试炼,领取药物等日常事项,最后拖着精疲力尽的躯体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之中。

确认周边无人后,渊沢拿出册子,开始用上面记录的功法运转自己体内那储存许久的怨气。

以往那碰了就爆炸的怨气此刻就像温顺的绵羊,任由功法的引导有规律的运动着,不一会儿便自动在渊沢体内流转,凝聚出了一股股灵力。

越来越多的灵力让渊沢的桎梏被迅速打破,他六品灵者的实力居然在半个时辰内连破三次。

将体内所有灵力消耗完时天色已近黄昏,渊沢凝神沉心,精神面板缓缓浮现。

姓名:渊沢

职业:夜巡殿夜猎者

境界:九品灵者

秘术:集怨术(四级),转灵决(未知)

怨气储存:七千三百五十七点

“由于宿主激活怨气转灵,奖励抽奖资格一次,所抽物品为此世界所有范围,但此系统只允许三次抽奖,是否确认抽奖?”

渊沢有些诧异,他一直以为这是个一毛不拔的破系统呢,没想到还有抽奖这种福利。虽然只有三次机会,但万事开头难,这种情况无论如何自己都得搏一把。

“确认。”

“抽奖开始。”

冰冷的声音之后,渊沢脑海中浮现几样物品,有疑似功法的书籍,有兵器,有药物,也有小瓶子里装的不知名物体,甚至有衣服之类。

他虽是冷静之人,但此刻脸色狰狞,一直念叨着千万别是衣服。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停在最前方的是那疑似功法的三本书籍。

渊沢心神沉入其中,读取了三本书籍的信息。

《邪狱真诀》,天品,可幻化邪狱之力,以地狱六道禁诡怪凶灵,化虚为实时邪狱现世,可收服邪祟,驱使恶灵为己效命。

《青麟御魔法》,天品,可幻化青麟之力,以麒麟神威镇漫天妖魔!化虚为实时麒麟降临,万千神魔退散,可净煞气转为世间灵力。

《合妖术》,???,可利用妖灵之力

这第三个是什么?无等级,就一句说明……其实往往这种都会有惊喜,可惜自己现在冒不起这个险,第一个邪狱真诀修成后威力极大,可未成邪狱前只能对诡怪起压制作用,如此看来先选第二种“青麟镇魔法”最符合自己。

心神沉入其中,很快就读取到了开端的功法,渊沢吞了几颗恢复的灵药,开始耐心地凝练着体内的灵力。

而这时,古城外蓦然升腾起一阵黑雾,席卷向寂静地城楼。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顾渊沢夜流萤《沉渊之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