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展辕季颖《黄泉渡魂歌》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季颖听他说得厉害,顿时不服了:“你只在巷子口看了一眼,连现场都没进,你就这么笃定?”李衡:“是啊,就算多年的老刑警来了,也不能就这么下定论啊。”他这话完全就是敲边鼓,作为干了近十年的老刑侦,多多少少也

书评专区

黄泉渡魂歌

黄泉渡魂歌》免费阅读

季颖听他说得厉害,顿时不服了:“你只在巷子口看了一眼,连现场都没进,你就这么笃定?”

李衡:“是啊,就算多年的老刑警来了,也不能就这么下定论啊。”他这话完全就是敲边鼓,作为干了近十年的老刑侦,多多少少也见过一些稀奇古怪无法侦破的案件,出现场以后,心里其实就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

只从案发现场的状态来看,属于一起十分恶劣的凶杀案,但是死者身份证件齐全,背景单纯,随身财物俱在,经过法医鉴定,生前没有遭遇到暴力侵犯,而是被不可思议的巨力一瞬间同时撕碎,就算是五马分尸也不如这个干脆,而现场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发生如此凶悍的巨力的东西的痕迹。

桩桩件件都是如此离奇,李衡心里顿时就知道又遇到了一起很难侦查的疑案了。

不过以他的身份和立场,有些话说出来并不合适,最好通过展辕这么个外人之口,或许能劝这虎里吧唧的丫头能谨慎一些。

展辕摇头道:“我判断的方式和你们不大一样。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将心比心而已。”

季颖:“能不能别绕弯子,有什么就直说,这里也没外人。”

展辕伸手咬破中指,然后在季颖和李衡的眉心各点了一下,然后道:“你们再仔细瞧瞧,看见了什么?”

季颖转眼往巷子里望去,倒也没什么奇特之处,只是多了一些淡淡的青气,就像清晨的薄雾,影影绰绰地有些扎眼。

李衡:“咦,这是什么?”很显然,他也看见了。

“不是什么,就是死者的临死时的怨念残留。”展辕原地跺了一脚,一缕缕淡淡的妖红色的气雾从残留在现场的血迹中冒出来,眨眼便消失无踪,然后续道:“瞧见了吧,那就是人被摄魂邪术谋害之后会留下的痕迹,存留时间极短,再晚来一阵,连这点痕迹都会消散一空。”

这一手展辕以前就施展过,季颖和李衡早就见怪不怪了。

季颖问道:“就凭这个你就断定幕后黑手的来头极大?”

“季姐,你有所不知。”展辕说道:“在旧社会,某些王公皇族会供奉一些身怀修为的奇人异士,借用他们的法力神通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比如刺杀一些位高权重的政敌。只是这种人极其难寻,出手的代价也非常高昂,除了身家豪阔的王公贵族之外,就只有富可敌国的富商巨贾才养得起。”

李衡闻言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遇到了类似封建时代的那种刺客?”

“刺客?!”展辕:“差不多吧。死者并不是修士,不然气血精纯,遇水不散,你们瞧那里。”说着抬手一指,只见离他们立足之处大约十几米的地方,有个猩红的水洼,内里尽是血水。

季颖:“那水洼又怎么了?”

展辕立身之处刚好有个被汽车碾压出来的水坑,积了一洼污水,借着中指伤口还在,滴了一滴指血在里头。奇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那滴雪珠晶莹剔透,入水成珠,凝而不散。

李衡震撼不已,笑道:“你的血都成宝贝了,难怪小季对你不肯放手。”

展辕没好气道:“李哥,我在说案子呢,怎么又扯这些闲话?”

季颖:“然后呢,说下去啊。”

展辕干咳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尴尬,然后续道:“真正的修行人,是不能对毫无修行的普通人动手的,更不能以神通作奸犯科,否则会招致所有修士的围攻。”

季颖闻言大奇:“原来修行人还有这种规矩。”

“当然有了。”展辕说道:“这规矩存世已有一千多年了,千年以来一直如此,所有入门修士都要立愿共守。”

李衡:“如果不守呢?”

“上师就不会传授各种修行秘法的。”展辕道:“如果犯了戒,所在师门第一个要出来清理门户,如果清理不了或者徇私枉庇,所有同道遇到了尽可以开杀戒。”

“原来是这样。”季颖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你也要替我想一想,警察遇到了犯罪分子,难道还能任由他逍遥法外?”

展辕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告诉你,凶手冒着这么大的罪过出手,想必是幕后黑手出了凶手难以拒绝的代价。能出得起这么大的代价的人,必定是手眼通天的厉害人物。直接行凶的凶手尚且如此难对付,其背后的人有多难对付,也就不言而喻了。不管如何,我不想看到你鲁莽涉险。”

季颖闻言微微一笑:“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很可惜,这件事我已经卷进来了,此时想抽身也早就晚啦。你不想我遇险的话,不如就24小时贴身保护我吧。”

李衡一听他说出这话来,忍不住把手往脑袋上一拍:“人在家中坐,粮从天上来,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说完走进警戒线继续干自己的活去了。

展辕道:“如此也罢,有我跟着总比你一个人冒险要好得多。”

季颖反倒吃了一惊,原以为他又要找借口推脱,没成想居然就答应了,一时间愣没反应过来:“你真要跟着我?”

展辕瞪眼:“难道眼瞧着你送死吗?”

季颖顿时笑了:“看来你还是关心我的。”

展辕:“好人应该好好活着。”

季颖知道他素来嘴硬,当下懒得和他计较太多,转身上车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吧。”

展辕:“去哪里?”

“你不是24小时贴身保护我吗?当然是我去哪里你就跟到哪里了。”季颖坐在驾驶位上,笑道:“别发呆了,快上车。”

展辕只得坐到副驾驶位置上,道:“我是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季颖道:“这种案子,当然要先从死者的社会关系上下手了。死者叫张玉书,汉东集团董事长秘书,刚入职不满一年,社会关系单纯,没什么仇家。”

“没什么仇家?”展辕点了点头:“看来你们的办事效率很高嘛,这么点时间就摸清了死者的背景概况。”

季颖道:“你可别小看了我们警方的效率,如果真想调查某个人的话,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而已。”

“咦,你这是打算往哪里开啊?”展辕认得路,季颖行车的方向绝不是往市局那边跑,反而是出城的路线。

季颖道:“调查她的社会关系其实没有什么眉目,根据现有资料所能提供的情况,张玉书还有个五十多岁的母亲住在乡下。毕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当子女的在外工作,尤其是年轻人,难免要和家里通气,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住在乡下,这路可不近了。

绵州府下辖盐城、三才、北乡、平戈、江山四县,其中三才和江山两县因为和绵州市区比邻,地富民殷,当地人一般不会把这两个县视作乡下,只有盐城、北乡和平戈因为路远山高,经济相对落后,才会习惯性成为乡下。

出城以后,季颖开车上了绵盐高速,展辕便知她要去什么地方了,忍不住道:“真是晦气,这丫头居然和我是老乡。”

季颖打趣他道:“怎么,老乡见老乡,心里有些不舍了吗?不过晚了,人都已经死了,你就算有想法也来不及啦。”

展辕道:“有些玩笑可不能乱开,好歹是新死之人,当心晚上找你麻烦。”

季颖:“那敢情好,我正想问问她到底是谁害的呢。”

话音刚落,平地起风云,一股浓雾猛地在前方出现,季颖猝不及防,警车一头便扎了进去,刹那间四周围白茫茫一片,连路都瞧不清了。

“哎哟喂,姑奶奶,你这嘴开过光的,说啥来啥啊。”展辕没好气道:“人家可寻上门来了,赶紧靠边停车。”

季颖虽说也见识了一些古怪,但平地起雾这种事还是头回遭遇,一时间心里自不免有些惊悚,若非展辕在身边,今天非把车开到路肩下面去不可。连忙将警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你先别下来。”展辕叮嘱了一声,当先打开车门下车,然后又绕到驾驶室旁边将车门打开,一把将季颖的手抓住,然后续道:“现在可以下来了。”

季颖觉得展辕的手抓得甚紧,脸上微微一红,道:“好了,你现在可以松开我了。”

“千万别松手,这是摄魂结界,你一旦松手,眨眼间连我也找你不到。”展辕抓得更紧了,另一只手则将随身的包袱皮抖落,露出一把青光莹莹的三尺长剑来,朗声道:“何方高人如此无聊,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使摄魂结界,不怕遭雷劈么?”

“我死得好惨啊……”一个犹如砂布刮擦毛玻璃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声音落下,一个浑身红衣、面色青紫、发白如雪的女子的身形陡地冒出来,只见她双脚悬空而立,说不出的诡异怕人。瞧面容的话,宛然便是死在那个巷子里的张玉书。

季颖:“张玉书,她变成鬼了?”

展辕摇头道:“世上哪有鬼,有也是人扮的,就算真的有,和人比起来,鬼又算是哪块地里冒出来的哪根葱?你记着了,眼前这个东西叫做红衣劫煞,是以摄魂邪术炼制的鬼偶,看着怕人,实际上就是电视机里的贞子——看着吓人。”

书中暗表,红衣劫煞可不像展辕所说的那般温良恭俭让,实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鬼道异术,杀人于无形,厉害非凡。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他不想让季颖一时不慎,中了好人的圈套。

季颖果然心神大定,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她这模样走上街去,回头率恐怕无人可及。”

“张玉书”听得明白,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些吃惊的表情,一双血红的眸子瞪着展辕手里的长剑,尖声道:“黄泉镇魂剑,展无休这个老不死是你什么人?”

展辕淡淡道:“你这话敢当着老头子的面说么?”

“原来是鬼道余孽展家后人。”张玉书颇为意外,道:“看在老不死的面上,我今天就放了你们过,但这件案子也不许你们插手,否则的话,此处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啧啧啧,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给你陪葬,就死也不冤了。”

“你敢挑衅警方?”季颖面罩寒霜,她做警察也有几年了,从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犯罪分子,居然当面跟警方下战书。

张玉书道:“老夫纵横江湖百年,从不与朝廷为敌。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敢宰几个捕快打打牙祭,小丫头,世上有些事你不该招惹也招惹不起,听我良言相劝,该收手时就收手吧,免得招灾惹祸于俄顷。”

展辕道:“藏头露尾的鼠辈,老子不认识你,有种的放马过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反派死于话多吗?”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小说展辕季颖《黄泉渡魂歌》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