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洪荒仙佛最新章节,谢元纪清秋全文免费阅读

慕诗灵将自己对天地的守护之责强加到谢元的身上,这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谢元听到谛听如此说时,心中了然。“这么说神女是在利用我?我还以为她喜欢我来着,害的我瞎开心了一阵。”谢元摸着下巴思忖着叹道。谢元仔

书评专区

洪荒仙佛

洪荒仙佛》免费阅读

慕诗灵将自己对天地的守护之责强加到谢元的身上,这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谢元听到谛听如此说时,心中了然。

“这么说神女是在利用我?我还以为她喜欢我来着,害的我瞎开心了一阵。”谢元摸着下巴思忖着叹道。

谢元仔细的算来算去,发现自己赫然就是自作多情的典范,不过想来也好,慕诗灵利用自己这事,和救他的恩情一笔两消了。

谢元纳闷的时候,谛听拍着谢元的肩膀,粗犷豪迈的哈哈大笑道:

“所以你也不需要太过自卑,你虽然是生了不该有的情愫,但是慕诗灵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两人都不算什么好鸟。哈哈哈……”

“谛听,你这和稀泥的功夫,这些年真是一点都没荒废啊。”谢元无语的呵呵笑道,之前就是这家伙怂恿自己去追求神女的,现在又落井下石的嘲讽自己,这在地藏王菩萨身边聆听佛音的修为,都成摆设了。

“世间如此美妙,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再说了,你又不止这一位红颜知己。”谛听继续着自己无聊的怂恿言语。

“这可不像是出家人能说得出来的话,你们不是一直倡导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吗?怎么到你这全白瞎了?”谢元白了谛听一眼,旋即又言道:“那只化灵境邪物被你收拾掉了?”

“没有,失去‘君危’的支撑后,它自己就化为一滩肉泥了,我只是将那滩肉泥焚化了。”谛听说道。

谢元默默地颔首,这的确在他的预料之中,化境邪物的力量完全来自于君危,没有了君危,自然也就成了一摊烂泥。

“先是江阳城两大家族没落,然后又遭了这样的祸事,看来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了。”谢元感慨着言道。

“这还不都是你自己的手笔?针对这一世的仇家,你可没有以前那么心狠手辣了,还帮那利用你的女鬼求情,是准备真的吃斋念佛了?”谛听问道。

“少扯这么多有的没的,就算我有心修佛,十域这条件练得成吗?”谢元冷声驳斥道。

洪荒之后的十域,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禁锢着,只要有这样的制约在,十域内便不可能出现仙佛之人。

所有街头上碰到自称仙佛的,都是骗子。

“这个给你,地藏王说你能够用得到。”谛听将一根漆黑的竹简交到谢元的手中,谢元讷讷的接过,看到上面写的竟然是《波罗龙象经》。

“这也经文能外传吗?”谢元说着将手中的竹简经文塞入袖口,没有要还回去的意思。

“地府的冤魂厉鬼越来越过,若不是用你的十世轮回带走了冤魂厉鬼衍生出来的厄难,估计现在地府的处境也困难,因此地藏王也希望你能够真正的迈出那一步,这样地府的担子会小些。”谛听感慨着说道。

谢元摸着竹简,内心的惊骇还未平定,十域的功法和神通是和灵根相通的。

从低到高,分别为:人字卷功法,地字卷功法,天字卷功法,仙字卷功法,神通亦是如此。

而谢元手中握着的《波罗龙象经》,属于仙字卷功法的范畴,不过那要真正参悟透了之后,才能算是仙字卷。

“我有九世佛缘,现在又成了灵珠之体,悟出来的应该不会太差吧?”谢元嘟囔着说道。

“拿出你博美人一笑的勇气,仙字卷这种小事还不是分分钟的?”谛听轻笑着说道。

说到美人,谢元方才想起关键的事情,询问道:“慕诗灵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谛听玩味的回答。

“你这一趟来,除了是为了看我的笑话,难道说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谢元眉头一皱,目光不悦的看向谛听言道。

“我是来送信的,这不是已经将东西交给你了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谛听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仙字卷的经文,别人早就顺走了。

谢元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家伙,来这里典型就是给自己添乱的。

“不过,我知道去哪里能找到她。”谛听嘿嘿的反转说道。

“那还不快说?”谢元扶额无语的问道。

“听过幽冥栈道吗?”谛听微笑着说道。

“当然,洪荒时期为了抵御邪物入侵,各强者联手在空间内建造出的支援通道,只是大多数都荒废了,现在留存下来的都算是古遗迹了。”谢元通晓古今的回答道。

幽冥栈道:洪荒时期诸多大能强者,在稳定洪荒时空时,搭建的空间桥梁,为的是让各族之间互通有无。而在后期,这些空间隧道反被邪物利用,所以在这些空间甬道中,常会出现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惨烈交战。

一路通幽冥,仙叹无归途。

洪荒后残留下来的幽冥栈道,大多演变为十域之间沟通的桥梁,但也有少数的幽冥栈桥,因为其中的戾气太重,无法被轻易拔除,所以也就落成了凶险之地。

“有一条连接三界的幽冥栈道即将开启,而你有机缘正好可以搭上一辆顺风车。”谛听回答道。

“连接三界的幽冥栈道?哪三界?”谢元惊讶的问道。

“大荒域、人皇宫、万兽海,其中人皇宫有皇室坐镇,所以这或许是你了却前尘的大好时机。”谛听笑声不善的说道。

“你是怕我活得太久吧?人皇宫和万兽海都牵扯进来的幽冥栈道,必然凶险万分,你确定要我选这条路去找她?”谢元头皮发麻的问道。

“去不去是你的事情,如果你胆子小,不敢去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这样的相见的机会可不多。你仔细想想,除非是慕诗灵主动寻你,否则你一个金丹境怎么高攀对方?再怎么说神女也是神境强者……”谛听怂恿道,谢元仔细想想觉着谛听说的话有理,自己这永远都无法长进的修为,才是现在问题的关键。

“我怎么去?”谢元无奈的叹息道。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应变了。”谛听笑容忽然又变的很微妙。

谢元听到这话,还没来得及追问,谛听的身影蓦然从眼前消失,空荡荡的屋舍中,只剩下他一人。

“这个瘪犊子……”谢元见着来无影去无踪的谛听,心中无奈的骂道。

吱~

门户轻轻的推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铜盆,盆口搭着湿热毛巾,紧接着进来的,是一袭白裙的青涩少女。

少女从门外进来,绕过山水屏风,见着谢元安稳的坐在床头,少女便惊喜的说道:“你醒了?太好了。”

“你是?”谢元有点儿不知所措的问道,他还以为是谢媚,但是见着雪白无暇的皮肤,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我叫纪清秋,剑楼八宗云剑宗的弟子,之前多谢你救我,虽然你的法子有些……下流,但是你最后救我是事实。”少女说到最后俏脸绯红如火的言道,青涩稚气表露无遗。

“纪清秋?这名字听得真耳熟,杨风灵是你什么人?”谢元看着和自己此世年纪相仿的少女,摸着下巴思忖着问道。

“她是我娘亲,也是云剑宗的长老。”纪清秋怔怔的回答,之前她就奇怪为什么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会知道家慈的名讳。

“她也能当长老?真是醉了。”谢元听完后惊讶的感叹道,纪清秋俏脸的绯红被无语的黑线盖过,然后谢元问道:“你姓纪,你父亲是纪晓崖?”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爹娘的事情?你莫不是故人之子?”纪清秋错愕的用玉手掩口道。

谢元轻叹一口气,心中想着:我当然知道,前世杨风灵是他妹妹,纪晓崖是他最好的朋友,纪清秋这个名字还是前世的自己取得。

自己的好兄弟,取了自己的妹妹,生了个美娇儿?

谢元无奈的沉默不语,心中顿时有上万头草泥马在奔跑。

如此细算下来,谢元忍不住望着眼前的可儿,想道:那自己岂不是这丫头的舅舅?

“你眼神这么火热的看着我干什么?太失礼了……”纪清秋和谢元有过几次荒诞的交际之后,难免会误会谢元的目光。

“你这长的也不像你爹娘啊,是不是捡来的?”谢元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叫我是捡来的?淫贼!你太过分了!”纪清秋跺脚站起,同时还要毫不留情的扇了谢元一个大耳贴,对于这种诽议自己身世的无礼之徒,纪清秋忍无可忍。

谢元眼疾手快,出手的速度远超以往,单手擎住纪清秋的皓腕,顺势一勾,纪清秋倒向自己,谢元看得仔细,一手撑着少女下倒的娇躯。

这一刻,谢元和纪清秋四目相对,两人的鼻梁相距只有咫尺,谢元甚至可以闻到纪清秋清醇的体香。

“师姐师姐,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混蛋……”门口偷听墙根的师弟们,蜂拥着挤进屋内,见着两人的体位和姿势,顿时又都退了回去。

最后听到门外传来肃穆的诵诗声音:“昨夜西风凋碧树……”

“还不撒手?!”纪清秋感觉自己的贞洁名声是彻底的丢在谢元这了。

“你先下去……”谢元瞪着纪清秋膝盖顶着的位置,愤怒的吼道。

纪清秋垂首,刷的俏脸红透的和谢元拉开距离,远远的站到屏风前。

纪清秋连忙转移话题的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谢元。”谢元很简单的回答,同时缓解着腹部的疼痛。

“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我爹娘的事情?你见过他们吗?”纪清秋万分好奇的问道。

“何止是认识,我可是他们的亲人。”谢元顺口就回答了出来。

“亲人?你是……私生子?”纪清秋俏脸煞白的问道,仿佛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谢元一个踉跄,冲着纪清秋招手,示意她过来。

“保持安全距离。”纪清秋警惕的走近半步说道。

“按着辈分,你要叫我一声舅舅。”谢元认真的说道。

“舅舅?”纪清秋愣神的望着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少年,下意识的重复道。

“乖。”谢元嘿嘿笑答。

“淫贼,你过分!”纪清秋叫道。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总喜欢叫这两个字,说出去不怕别人的流言蜚语淹死你?”谢元出言教育道。

“去死!”纪清秋虽然听着觉得有理,但是手中的玉剑已然出鞘。

谢元立刻说道:“你们是不是要去幽冥栈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纪清秋狐疑的瞪着谢元问道。

被占便宜,还被看穿的感觉,真心不好。

“我还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但这些都是后话,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吗?”谢元问道。

“我们此行的确是要去幽冥栈道,孔雀国临近寂静海的地方有一处入口,只是我们还没寻到准确的位置。”纪清秋如实回答道。

“剑楼就这么放心让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去?不怕有去无回?”谢元问道。

谢元的话很直白,纪清秋焉能不怒?

“你少看不起人,我可是府幽境的强者,大荒域的同龄人中没人比我更强,进入幽冥栈道绰绰有余。”纪清秋语气中带着自傲的说道。

谢元冷笑着如是说道:“你的确是府幽境,但你距离强者还差很远很远的距离,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没有扎实的修为根基,所以你是仙灵根。”

谢元说到最后,声音很低微,不过纪清秋听得异常仔细。

纪清秋美眸盯着谢元,手中青锋即将出鞘,戒备的瞪着谢元,美眸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漏洞。

“你是怎么知道的……”

纪清秋仔细的回忆自己言行,从没有暴露过这个秘密,谢元竟然知道自己最藏得最深的秘密。

“我猜对了?”谢元接下来的问话,险些将纪清秋气翻。

“你猜的怎么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纪清秋羞愤的受了些许戒备问道。

“是你自己露出来的破绽,仙灵根虽然是天大的好事,但你还不够优秀,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幽冥栈道,会有生命危险。”谢元劝慰着说道。

纪清秋撇撇嘴没有回答谢元这个问题,谢元紧接着又问道:“这么大的事情,宗门一定给了任务手札吧?拿来给我看看。”

“不给。”纪清秋很果断的回绝了。

“给我看一下,说不定我能从中找到幽冥栈道的准确入口。”谢元催促道。

“你能帮我?”纪清秋问道。

“你得先给我看看,我才能知道具体的详情。”谢元说道。

“我和你说个秘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纪清秋小声的和谢元说道。

谢元见着纪清秋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前世那个不争气的妹妹,这种调皮捣蛋被揭穿之前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是偷跑出来的,是吗?”谢元小声的试探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纪清秋快要哭了,在谢元这个猜测人心的魔鬼面前,她像是光着的一样,没有任何秘密。

“我滴个亲姑奶奶,你真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谢元见到纪清秋的表现,顿时纸搂不住火的惊叫道。

“你小声点,师弟们都还不知道这件事。”纪清秋连忙捂住谢元的嘴,恳求的说道。

“呜呜呜……”谢元被纪清秋用元气点了哑穴,起初只能无言的呜咽。

下一刻自行解除点穴后,谢元怒气冲冲的拍着手,语重心长的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要不是遇到我,你们就已经是那只化境邪物的傀儡了,还要的偷偷去幽冥栈道,你连任务手札都没有,怎么进去?”

纪清秋缩着头站到谢元的脚头床边,一副小孩子犯错的模样,嘟着嘴说道:“我带了宗门的玉佩,我都打听好了,只要有宗门玉佩,就可以进去。”

“那是府幽境长老的待遇,而且你都是听谁说的这些歪理?难怪你们会到这里,你们该不会是认为沿着孔雀国的沿海仔细寻找,就能见到幽冥栈道的入口吧?”谢元气得牙痒痒道。

“人家也想出去见见世面,所以才偷偷跑出来,而且这一路上,我们也做了很多大善事,斩妖除魔,劫富济贫……”纪清秋诉苦加邀功的说道。

谢元听着纪清秋的话,无语的扶额说道:“你们还是原路返回吧,外面的世界太危险,而且你们还太嫩了。”

“我们可是四名府幽境强者,怎么说也能去看看,见见世面。”纪清秋摇头说道。

“你们连门在哪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进去?而且你知不知道剑楼八宗的弟子,没有经过孔雀国允许,是不能擅自入境的?你这样是会挑起战争的,姑奶奶。”谢元将纪清秋的罪证一一罗列出来道。

“我们又没有做坏事,就是过来来看看,再说了我们也帮着孔雀国除去了一只化境邪物,他们没有理由和我们翻脸。”纪清秋望着谢元,楚楚动人的嘟囔道。

“是吗?孔雀国边防甚是严苛,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你硬闯啊?还是偷渡?”谢元迫切的问道。

纪清秋竖起三根修长的手指,说道:“四块中品灵石。”

“你贿赂就算了……你怎么还不识数啊?”谢元见着纪清秋的手指数和她说出来的数字,不由得要背过气去,真是无恶不作的混世魔王。

“那可都是我的私房钱,一下子我就穷了。”纪清秋说道。

“你倒是大方,一块中品灵石可就是一千块下品灵石,你这一挥手,就是四千块下品灵石的贿赂,这可是江阳城张家半年的收入。”谢元细细算来道。

“还好这里偏僻,物价比较低……所以说,您能不能行行好,送我们一程?”纪清秋腼腆的笑道,这种诡秘的笑容,谢元完全不领情。

“再见,是再也不见……”谢元钻入被褥,别过头去,很直白的逐客道。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洪荒仙佛最新章节,谢元纪清秋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