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要把心事藏好》江弥谭纪言小说免费阅读

四天前的晚上,尤漫漫在与谭纪言通过话后,便再无任何通讯记录,再根据尸检的检验报告来判断,尤漫漫的死亡时间就在四天前的夜里。公寓门口,江弥和谭纪言坐上了同一辆出租车,而韩叙没有一同前往,他在接到陈忠奥的

书评专区

要把心事藏好

要把心事藏好》第3章 心理医生免费阅读

四天前的晚上,尤漫漫在与谭纪言通过话后,便再无任何通讯记录,再根据尸检的检验报告来判断,尤漫漫的死亡时间就在四天前的夜里。

公寓门口,江弥和谭纪言坐上了同一辆出租车,而韩叙没有一同前往,他在接到陈忠奥的电话后直接被叫走了。

到达谭纪言的工作室,江弥走进一间装修很别致的房间。

随后,她接过谭纪言递过来的一杯茶水。

“谢谢。”

“不客气。”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们正在调查一起谋杀案,而被害人正是尤漫漫。虽然不能过多地透露案件的细节,不过作为被害人生前的最后一位联系人,你要配合我们警方调查此事,所以麻烦你将尤漫漫来做咨询的具体过程再向我复述一遍好吗?”

“可以。”

“你和尤漫漫认识多久了?”

“她第一次在我这里做咨询,大约是在半年前。”

“半年前?她就已经来找过你了吗?”

江弥眯起眼,像是在思考什么。

“嗯,不过在这半年期间,她只来过我这里几次。怎么说呢,感觉她只是想要发泄情绪、想要被别人倾听。”

谭纪言将双手交叠放在一起,那双手的骨节分明,显得修长又好看。

“一般情况下,我在与病人进行交谈时,都会有监控摄像拍下我们的对话场景。”他示意江弥抬头,看头顶的上方,那里的确安装了一台监控摄像头,“拍下来的内容绝对不会外泄,不过这次的情况特殊,江刑警,我可以将尤漫漫来我这里做咨询的录像直接播放给你看,以便你从中找到破案线索。”

“好,那就麻烦你了。”

“客气。”

江弥礼貌地点一下头。

她表面上没有一丝波澜,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依然是心存疑虑的。之前看过关于他的报道,有关他的一些负面新闻,大概内容就是“心理医生自身也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之类的。

他的一位病人,还曾经在网络上发表过言论,说谭纪言的性格暴躁、分裂,怀疑他患有双重人格,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被他“开导”以后就患上了失眠,抑郁加重,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暂不论那篇报道是真还是假,谭纪言都是尤漫漫这起案子的主要嫌疑人之一,也是最值得被怀疑的对象。

江弥是一名刑警,她喜欢用理智的头脑分析问题,在案子仍未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与被害人有过联系的都将被列入嫌疑人名单,包括谭纪言在内。

“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谭纪言“嗯”一声。

他开始播放第一段视频。

尤漫漫第一次来做心理咨询,时间为半年前。通过视频录像可以看出,她当时的状态非常好,面色红润有光泽,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当时是冬天,尤漫漫穿着一件米色的羊绒毛衣,与在发现她的尸体时身上穿着是同一品牌。

江弥托腮分析着,他们这类人一般比较专一,而缺点就是固执,容易对某件事或某个人产生执念。她之前在办案时,就曾遇到过一位偏执狂,他总是对有着同一相貌特征的女性产生好感。

在视频里,尤漫漫坐在谭纪言的对面,一开口便很兴奋地道:“谭医生,您相信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心灵感应这一说法吗?”

她问完以后,脸上出现了一丝紧张。

那是在担心观点会被别人否定时才会流露出的一种纠结的情绪,而出现这种表情的人,他们实则对自己的看法也心存疑虑。

“心灵感应吗?我相信。”

尤漫漫顿时亮起了眼睛:“您真的相信吗?!太好了!我的朋友们都不相信呢!终于有一个人肯相信我的话了!”

谭纪言抿唇微笑,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存在你说的‘心灵感应’,多半发生在双胞胎或是心灵相通的恋人之间。”

“对对对!您说得太对了!”

“所以,你主要是想咨询什么问题呢?”

尤漫漫的嘴巴半张着,一时语塞。

“谭医生,我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让你做我情绪上的垃圾桶,可以吗?”

一般人在听到这种话时,会下意识地直接拒绝对方的要求。换成谁也不想做谁的垃圾桶吧?这也太不尊重人了,江弥心想。

不过谭纪言并未表现出一丝的反感,反而神情变得更加专注,目光既坚定又柔和地看着尤漫漫。

他们很快结束了第一段录像。

然而,当尤漫漫第二次来做心理咨询时,状态明显有了变化。那是在三个月前,当时已经冬去春来,尤漫漫身上穿着一套牛仔服,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无精打采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当她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憔悴不堪、面色犹如白纸一般的脸时,江弥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期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萎靡成这幅样子?

“谭医生,不被人相信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你有过这种切身的体会吗?我最近总是觉得被朋友孤立,得不到他们的信任,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孤立我,也没有人愿意相信我的话……”

“包括他……”

“曾经我们那么相爱……”

“是我太傻、太天真了吗?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竟然还相信童话里的情节会出现在现实当中,我很幼稚吗?”

“所有人都劝我放手,可我做不到,毕竟我只爱过这一个男人……”

“谭医生,你愿意被自己的伴侣窥探自己的内心,还有心中所有的秘密吗?

“不愿意。”谭纪言回答的丝毫不带犹豫。

“呵。”尤漫漫无奈地一笑,“不瞒你说,那种感觉真的很恶心,跟一个能窥探你内心所有秘密的人在一起,那样的感情迟早会走向灭亡,毕竟谁都不是圣人,有的秘密只想被深埋心底,不被任何人知晓。”

“喜欢窥探别人内心的人,才是最应该看心理医生的吧?”

“我恨那个人……”

“谭医生,你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我们根本看不见的未知生物吗?你相信有外星人的存在吗?”

“算了,我还是不说了。我感觉你也在怀疑我……”

从视频可以看出,谭纪言当时有点困惑,而在视频的后半段里,不论他问尤漫漫什么问题,她都不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抱怨、吐槽,自言自语讲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看起来相当无助和痛苦,还掺杂着一些愤怒在里面。

就像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孤独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怜。

“做心理咨询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病人都见过,不过像她这样的还真是少数。”谭纪言向坐在他对面的江弥说道。

“她是不是失恋了?”江弥分析,“一个失恋的女人才能讲出这些话吧?而且很显然,她的秘密已经被对方知道了,究竟是什么秘密?”

“……”

“你有没有觉得,她讲述的这些内容,听起来很诡异?”

接着,两个人同时沉默。

“好了,先让我们把第三段视频看完。”

开始播放第三段和第四段视频。

结果,视频中的尤漫漫的脸色更差了,她在咨询的过程中一直低着头,依然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我想让你帮忙出个主意……”

“具体是指的哪方面呢?生活?事业?还是爱情?”

“我想,还是算了吧……”

“什么叫算了?既然你已经找上门来,我就有义务帮助你去解决问题,麻烦你也摆正一下自己的心态,调整一下情绪好吗?把你的困惑全都讲出来,讲清楚、讲明白……”

“你是解决不了的!”

“你还没有讲,怎么知道解决不了?”

令谭纪言更困惑的是,尤漫漫一直用一副极其笃定的眼神,直愣愣地瞪着他,眼睛里写满了哀伤和无助。

她的痛苦溢于言表,看着还挺揪心的。

谭纪言在当时已经觉得无法呼吸了。而且,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心理医生,也是一名资深的心理专家,他可以帮助病人解决任何心理方面的问题,尽快帮助他们得到痊愈,可这也存在着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他的病人必须具备可以开口讲话、描述困惑的行为能力。

尤漫漫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也或许她之前是具备的,毕竟通过对她的了解,尤漫漫是一个有着硕士学历、微博上拥有五百多万粉丝的漫画家,她的智力不存在问题,语言障碍也只是受到了精神方面的影响,毕竟精神出现异常,也是近几个月才发生的。

视频里,谭纪言继续问:“你和恋人之间发生了矛盾,对吗?究竟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你一个劲地说自己不被信任,具体是指什么?”

也不知在这段话里,到底哪一个词汇触动了尤漫漫那根敏感的神经,只见她倏然瞪起眼来,恶狠狠地怒视着他。

通过电脑屏幕,都可以感觉到一股寒意。

“麻烦请你清醒一点好吗?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不是你的仇人,你大可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你们都是我的仇人!”尤漫漫歪着嘴巴,继续拧巴道:“就算我说了,你就会相信吗?!你相信我的男朋友是外星人吗?!”

“关于这点……”

“闭嘴吧!我已经不想听你反驳我了!那种话我最近实在听得太多了!你就当我是在开玩笑好了!呵呵,再见!”

“……”

尤漫漫起身,刚准备离开,却又在门口折返了回来。

她重新坐下来后,道:“我现在很烦躁!甚至想去死!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人生也没有任何希望!我到底是怎么了?”她顿了一下,“好,我知道了!你接下来就要讲,我得了抑郁症对吗?然后立刻给我开药!打发我走!”

“不。”

“不?你不准备给我开药吗?你觉得我没有心理问题?”

“不是。老实说,抑郁方面的倾向,我也有。”

“什么?!难道你不是心理医生吗?你也有那方面的病?!别开玩笑了好吗!你也患有抑郁症?”

谭纪言的直言不讳,直接把江弥给整崩溃了。

她下意识地瞥一眼谭纪言,两人在不经意间四目相对上了,显得有点尴尬。

难道网上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一个心理医生,自身就患有心理方面的疾病?他患有抑郁症?!

“你真的有抑郁症吗?”江弥轻咳一声,开口问道。

“没有。”谭纪言解释道,“我当时之所以那么说,是想要达到与病人共情的目的,也是想要快速分散她的注意力。”

“是吗?”

“嗯……”

江弥收回视线,松了一口气。

在最后那段视频里,尤漫漫的状态依然很不对劲,她显得狂躁不安,甚至做出了更加无礼的举动。她指着谭纪言的鼻子,咆哮道:“你以为放下一个人真的那么容易吗?哈!你们这些心理医生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麻烦你放尊重一点。”

谭纪言这回是真的生气了,不过怒气并未表现在脸上。

他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

“没错,你说得很对。”谭纪言随之站起身,“我就是喜欢站着说话。那么我问你,在可以站着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要跪着?”

一句话毕,尤漫漫哑口无言。

江弥吃惊地半张着嘴,心想他在怼人这方面还挺厉害的嘛。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要把心事藏好》江弥谭纪言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