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江岳,我亦无敌久矣小说免费阅读

万情音小嘴微张,杏眼瞪圆,惊讶地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她心中忽然有种错乱感。怎么回事?这帮人的目标不是绑走自己么,怎么给自己毒倒了?难道他们也开始学朝堂里那些清流玩死谏那一出了?江岳手中提拎着花灯,原

书评专区

我亦无敌久矣

我亦无敌久矣》免费阅读

万情音小嘴微张,杏眼瞪圆,惊讶地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她心中忽然有种错乱感。

怎么回事?

这帮人的目标不是绑走自己么,怎么给自己毒倒了?

难道他们也开始学朝堂里那些清流玩死谏那一出了?

江岳手中提拎着花灯,原本青色的莲花灯光此刻在他手中浓郁到近乎深绿,看上去阴森且诡异。

绿色的花灯对着倒地的老妪照了又照,绿光下那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孔显得格外的恐怖。

江月见老妪是彻底没了动静后,便将花灯提高,试探着将自己左手伸到花灯下。

浓郁的绿光落在江岳指尖,毒素在其指尖上显现出来一道扭曲的毒印,江岳看见这毒印不免有些失望。

这老婆婆下的毒太过温柔了,便是行老哥尝了都会直摇头。

当初行老哥被自己救回来后,古道热肠地配合自己施展的那些毒药,随便单拿出一种来,其毒性与解法都要比这花灯中的猛烈、复杂上数十倍。

江岳回想起当时行云间身上密密麻麻的毒印,不免有些感慨行老哥这么好的药罐子是不会再有了。

不过也多亏了这花灯中的毒性不够强,不然在夏伯伯教自己的这招礼尚往来下,江岳不觉得这位老婆婆还能有生机。

这次出涂江,夏伯伯不知为何不让自己带那些宝贝出门,不过还是嘱咐了自己。

“若是有人下毒,你便用我教你的礼尚往来,若是那毒本来可以毒半条命,那么礼尚往来还回去的毒便是让他只剩一口气。”

不过虽然毒性让他失望了,但他也不是没有收获,借花灯下毒的这个手法倒是让他眼前一亮。

也正是这下毒手法新奇,江岳想看看这位老婆婆后面还有没有新花样拿出来,所以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将万情音中的毒全部解掉,只是在暗中将那些会有遗留症状的毒性用礼尚往来吸收在花灯之中。

可惜了,这位老婆婆好像不是太懂毒。

江岳失望地摇了摇头,伸手拖住万情音的腰肢,感受着手掌触碰的柔软,他忍不住地用力捏了捏,这手感挺新鲜的。

直到看见万情音磨着小牙瞪着自己,他才咳嗽一声,手中花灯拎高,对着万情音晃了晃。

随着绿色灯光一扫而过,万情音感觉到自己念头又恢复正常了。

而此时昏黄的灯光下的四周如同一幅展开的画卷,被人从中间撕裂成两半。

随着那道裂口越来越大,江岳听见有喧嚣的人声传来,裂口之中有柔和的灯光照来。

再望去,江岳发现又回到了灯火通明的同庆街。

再看地上躺着的哪里是白发苍苍的老妪,分明是一风情万种,风韵犹存的妇人。

妇人身上的薄纱凌乱不堪,脖颈间的白皙在夜灯下隐约可见,胸前起伏不定的江岳未曾见过的波涛。

江岳看了看,蹲下身子,伸手探去,将落在一旁的其他花灯捡起来,便不再看那妇人,而是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花灯:“这灯可真大啊。”

万情音看见那妇人露出真面容,发现其眉心印有一弯血月,惊呼出声:“玄月教的嫦娥,她是玄知月?”

司城府中。

“国相,计划出现了变故。”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玄月教这么好的花灯手艺,可惜了。”

白圣来把玩着一盏琉璃花灯,竟然与玄知月所卖的花灯一模一样,他放下花灯,看向堑州卫统领笑道:“他们失败了?”

堑州卫统领施古神色古怪道:“回国相,玄月教的余孽确实按相国所料于今晚对帝姬动手了,可是不知在法相中发生了何事,玄月余孽非但失手,还被毒倒在地。”

“哦?帝姬身旁可有他人?”

白圣来有些意外。

这玄月教虽是末流宗门,但是其嫦娥有着法相圆满的实力,其教中的迷心香更是从断生断念散中提取出来的。

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抓住帝姬,这让他有些疑惑。

“还跟着一名少年郎。”

“可是庚戌院的那少年?”

白圣来若有所思。

“正是。而且据下面人汇报,玄知月昏迷原因是中毒,但奇怪的是症状并不像是迷心香。”

白圣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位消失在涂江的老朋友的身影,那个救过万千凡俗,也曾一怒之下荼毒半片圣地的近神存在。

“老朋友们,你们放出来个小怪物么?”

而堑州城城的一处高楼中。

一俊美男子穿着松垮的暗蓝色袍子,拎着酒壶斜倚窗口,束在背后的长发轻轻飘动,细长的双眸阴沉地看着同庆街上的一幕。

忽然,楼梯上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少主,玄月教失败了。”

俊美男子眼中映着窗外的灯火,叹道:“玄月教终究是不入流,本想借着嫦娥的迷心香在不惊动堑州卫的情况下抓住顺安帝姬来跟那些人谈谈价的,可惜了啊。”

来人劝道:“门主,那顺安帝姬不过元身境界,那玄知月失手想来只是一时大意,属下愿请命替门主解忧。”

“大意?”

秋意浓轻蔑地看着跪在身前的人,不屑道:“周长老,你想的太简单了。万玲珑到了堑州城,白圣来那个老狐狸不可能不安排护卫之人。万玲珑护灵被截断,身边只剩下那个小子。”

“能在如此年纪解开迷心香的毒,并制住法相境界的玄知月,想来应该白圣来应该是将他当做传人教导了。”

周长老眼神冰冷,心中杀意涌现:“既然如此,我今晚便去将那小子给宰了,替老门主他们报仇!”

秋意浓躺在窗棂上,闭上眼睛感受着晚风,缓缓道:“不急,白圣来是近神级强者,他的徒弟也不会弱到哪里去,不如等其他人到来再一同动手,防止发生变故。”

“是。”

周长老想到那从天上倾覆抹平宗门的那一掌,想到那绝望的一幕,不由地打个寒颤。

楼内,一对夫妻抱着两岁的孩童缩在角落,被恐惧支配的身体瑟瑟发抖。

周长老看了一眼,试探着问道:“门主,这些人该如何处理?”

秋意浓睁开眼,看见缩在角落抱着妻儿,明明害怕的瑟瑟发抖,却仍努力挤出讨好笑容的男子,叹气道:“我这人心软,见不到人间疾苦。便拉楼下去处理了吧。”

周长老狰狞一笑,元气将那一家三口捆成一团,拖拽下楼。

秋意浓听着耳边传来的凄厉惨叫与求饶声,不为所动,他看着窗外清风明月,自言自语道:“我等上来高高在上,昏君安敢谈人人平等!”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江岳,我亦无敌久矣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