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河弈域》白易小说免费阅读

六月初六,雨后。大梁王朝,青石镇。白易,挤过站马街上张袂成阴的人群,耳边充斥着成功入学的学子与符箓商贩的讨价还价之声,心情烦闷。“三花聚顶爆破符箓!就算是入门术士也可以使用!”一个术法商贩突然起身,不

书评专区

会吹牛的气球:先来个五星好了

山河弈域

山河弈域》免费阅读

六月初六,雨后。

大梁王朝,青石镇。

白易,挤过站马街上张袂成阴的人群,耳边充斥着成功入学的学子与符箓商贩的讨价还价之声,心情烦闷。

“三花聚顶爆破符箓!就算是入门术士也可以使用!”

一个术法商贩突然起身,不仅唾沫飞溅到了白易脸上,还要把一张符纸往他的怀里塞去。

白易退无可退,他只好将自己的钱袋子,向商贩展示。

后者职业性假笑瞬间凝固,如同见了鬼一般,远离白易。

“这就是商人!”

白易摇头苦笑。醒来后已经三年,这里人现在另眼相待的做法,自己依旧无法适应。

他径直走进站马主街的一条摆满脱色花圈的巷子。

这条好似羊肠的小巷,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味。

它的两边石墙上,贴满了写有‘奠’字开头的符箓。

白府,白易唯一的家,坐落在小巷的最深处。

六年前,白易从蓝星穿越至此。

那个时候,成为白氏旁系剑术天才的长子白易,选中参加家族的‘蝴蝶计划’(造神计划)。

可三年后的除夕夜,当白易从祠堂暗窖中破掉蛹茧的时候,却发现同去之人早已化为枯骨。

脚踏地面,环顾四周,熟悉的各厢房门却大敞着,还有几具石化人蛹倒在门前,撬开人蛹,里面竟然全是面目可憎的焦炭尸体,自己家人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座仅剩半扇木门的白府宅院石阶上,今日却多了一位官家术士。

他身裹绣有五朵紫焰的道袍,乌黑色的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燃烧着紫色火焰。

腰间悬挂,用黄铜镶红宝石作封的术士笔,一看就是出自王朝相国之手。

可这呼风唤雨的大角色,为何出现在边境宗门小镇?

白易虽心有疑虑,但不敢多想,他快步上前,双手交叠向前平推,鞠躬行礼。

“官家!”

这是大梁王朝新规定的专用礼节。

官家术士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却依旧坐在宅院门口石阶上,而官家术士的右手已经来到了腰间的术士笔旁边。

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大梁王朝钦点的官家术士,非常重视繁文缛节,点头回礼还把手放在武器旁边,是一种反常,而反常意味着麻烦。

“官家,初临寒舍,恕报不周,快快请进!”

白易再次行礼,随后两手一背,昂首进门。

官家术士愣了片刻,跟了进来。

穿过结满爬墙虎的影壁,放眼望去,却被院里长满的蒿草遮住视线。

即使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整座宅院依旧阴风阵阵,气氛压抑。

官家术士随即加快了脚步,紧随白易身后,右手紧握术士笔。

进入客厅,环顾四周,房间陈设竟与普通百姓家相悖,桌椅板凳朝向全部面向房内。

房间颜色格调,偏向于黑白,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潮湿腐朽的气味。

官家术士将椅子从背门面,搬到正对大门的地方落座,趁白易取茶间隙,唤出术士笔,尝试悬空作符,却发现根本无法使用术法。

“多担待,没落之家!”

白易端着豁口茶快步前来,官家术士望着那淡黄色茶汤表面还有一层油脂,随即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丢进茶盏中道。

“茶就不必饮了,本官问你,青石镇有武夫藏匿……你可知晓?”

这官家术士的声音不仅沙哑难听,还在白易心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如今的世界,处处充满歧视,而武夫恰巧处于歧视链的顶端。

“小人多谢大人打赏!武夫这件事,的确没听到风声!”

白易满脸堆笑,他快步将茶盏轻放在桌上,伸手将金币从茶汤中拿出。

或许是茶汤过烫,他用衣服边角,擦拭金币时,双手有些颤抖。

可白给的钱,还是落袋为安最好。

官家术士上下打量一番白易,随后又从怀里拿出一摞金币,故意丢到桌面之上道。

“你不知道没关系,不过本官看上你家这块地了,能卖给我吗?”

白易一愣,耳边传来金币落地的清脆声,光听这声音,他就能够算出,这钱足够支撑自己一年开销。

白易双眼闪烁着炙热,他咬了咬下嘴唇,拱手笑道。

“地是最后的家产,小人可不卖!”

官家术士起身双手负后,慢慢悠悠地走到白易面前,隔着面具发出的声音更加沙哑和冰冷:“若是本官执意要呢?武夫阁下!”

白易闻言微微撤步,他与面前乌黑发亮的面具,对视两眼后,扭腰送胯,突然出拳。

轰隆……

官家术士被白易雷霆般一拳夯飞撞墙,身上裹着的护身道袍,虽立刻硬如钢铁,还是被打凹陷出一个沙包大的拳印。

见官家术士滑落在地,白易上前狠狠踢了两脚,以为再起不能,长松一口气。

守孝三年多,从不走远的白易,如何被官家盯上还被知晓他是武夫身份?

既然守孝时间已过,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想到这里,转身拾钱的白易,忽感一只负有黑铁鳞片的手,扼住了脖颈。

白易顿感力量被压制住了!

随后就被不知何时起身的官家术士,如同拎小鸡一般,提了起来。

身体被道袍包裹严实的官家术士,望着双眼布满血丝,两腿乱蹬,伸手企图抓掉自己面罩的白易,冷笑道。

“仗着这个古怪的庭院,就想用蛮力打败官家术士,太不自量力了吧!”

他将白易狠狠地投掷出去,一时间烟尘四起,锅碗瓢盆撞击声不绝于耳。

白易倒在偏房的破砖乱瓦之中,捂着脖子,不停咳血。

庭院中令人毛骨悚然的不适感,瞬间消失,阳光重新照耀整座白府,温暖和煦,与平常百姓家无异。

飘然而至的官家术士,双臂环胸歪头望着嘴角还有血丝的白易,拔出术士笔,想好好折磨一下,胆敢对官家术士放肆的武夫。

白易却突然举起双手道。

“地,我可以卖,要加钱!……要放我一条生路!”

“你觉得你……”

“我是白府唯一继承人,如果横死街头,一切就会收归王朝!”

白易说完,依旧保持举手姿势。

计划泡汤,赶紧周旋,言多必失!

那官家术士,思考片刻,最终松开了握着术士笔的右手,随后将白易拽起来,用食指轻轻抚摸这个就算受伤,依旧还阳光帅气的男人脸蛋道。

“明日午时,本官来收地,拿了钱,跑不跑得脱,又是另一回事了!”

龙阳之好?

白易恶心坏了,可他顺着有了豁口的道袍,往里一看,竟然看到躲藏在铠甲中的一条硕大伤疤……

母的?

声音还这么难听?

老妖婆?

我麻了!

白易两腿一软,坐回了地上。

官家术士单手掐诀,缓慢转身逝去,大量黑色玫瑰花瓣,在白易厌恶的余光下,随风远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山河弈域》白易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