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后,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最新章节,凌光寒阙全文免费阅读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阵哭声。“矜儿,我的女儿……”“殿下……”凌光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浑身的酸痛,让她觉得很不真实。“额……”“矜儿!你醒了,桃环快去请太医!”“奴婢在就去!”脚步繁乱,踢踏声逐渐远去,

书评专区

重生后,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

重生后,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免费阅读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阵哭声。

“矜儿,我的女儿……”

“殿下……”

凌光躺在床上,浑浑噩噩浑身的酸痛,让她觉得很不真实。

“额……”

“矜儿!你醒了,桃环快去请太医!”

“奴婢在就去!”

脚步繁乱,踢踏声逐渐远去,凌光忽地睁开了眼!

“我……还活着?”她不是已经被凌睿兄妹凌虐致死了吗?不是应该正化身厉鬼,前去索命吗?

“矜儿,可是还痛?”

正出神,一道声音打破了思绪,凌光这才看向了身旁一脸忧心的妇人。

妇人一身浅蓝宫装,款式陈旧而简单,头上梳着最寻常的发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正是她的母妃陈嫔。

“母妃。”她嘶哑着嗓音唤着,眼眶不自觉湿润。

她的母妃是异国贡献的歌女,在天舒王酒后临幸才收的宫,不受宠,位分也不高,连着“嫔”这个份位,都是她借着战功讨来的。

一宫主位,空有名头,不得盛宠,在这吃人的宫堂殿宇里,依旧命如草芥。

“衿衿。”母亲轻叫着乳名。

她望着母亲甚至不敢去想,她死后母亲会落得个怎样惨绝人寰的下场。

她开始不忿,或许是前生死得太凄惨以至于死后怨气滔天,浓烈到连阴曹地府都不敢收,这才让她得以重生。

凌睿!

凌宜!

还有……顾书逸这个道貌岸然的负心汉!你们身上都沾着我和岳林军将士们的累累鲜血。

血海深仇,自当拿命来还!

情到浓时后肩突传一阵刺痛,凌光不由地弓起身子抓紧了左肩。

疼痛的折磨让她身子发颤,她往后看去,衣衫单薄,隐约能看见纱布。

“你这次仗,险中求胜,真是吓坏母妃了。”见她忍得辛苦,陈嫔心疼地拉住了她的手。

“仗?”

“和南渊之战,衿儿忘了?经此一战,南渊失利,节节败退,现已递了求和书。”

母妃这么一说,凌光这才回想起来。

没错!

南舒之役,她兵行险着,带队夜袭,一场火,烧光了敌军粮草,却在撤回过程中,被一支冷箭射中,失血过多,却因战事紧张,草草包扎后上阵杀敌。

那一场,足足打了三天,差点让她九死一生。

若非南渊王,不,现在还只是南渊的二殿下,若非他援兵,声东击西地领了一队骑兵,约过后山天险,径直冲向国都,她也不会败得如此难看。

“寒阙。”她目光冰冷,低低地咬着这个名字。

前世,他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

为何父王如此笃定我会与他暗中勾结?

寒阙,你,身上也沾着我的血吗?

“殿下!”自己的贴身侍女小跑着,站到了身边,说道:“殿下,顾大人来了,正在殿外候着,说是担心您的伤势,下了朝,便赶过来了。”

桃环一口气说完了话,却让凌光整个人激动起来。

她强压着心中惊怒,手掌死死地抓着被褥,企图能让自己冷静一点。

“殿下?”看凌光不似常日般面带羞意,桃环忍不住问了一句:“要请顾大人进来吗?”

凌光眸色阴冷说道:“出去对他说:男女有别,不便相见。”

“殿下,真是这么说得?”得了口信,满脸吃惊的顾书逸呆楞在了殿外。

这怎么可能!

每每寻她,哪次不是亲自迎进门,歌姬之女果然同那秦楼楚馆的妓子一般,连点矜持都不见。

可今日竟然拒了他,跟我玩,欲擒故纵?

顾书逸心中冷笑,神色却如常,眼眸深邃地露着点点寒光,看得人胆战心惊。

宫女桃环候在殿外,盯着人,进退不是。

“这是下官花重金寻得的金创药,对外伤有奇效,还请劳烦桃环姑娘转交给七殿下。”

桃环从小跟在凌光身边,自知今日殿下脾气,犹犹豫豫间竟生出一副进退维谷的模样。

顾书逸神色微眯,笑道:“殿下,今日可是心情不佳?\”

“啊!”小丫头惊呼一声,想了想道,“是有一些。”

短短时光,顾书逸已经在心中编排了无数个理由,然后直接把药瓶塞进了桃环手中,不冷不淡地说道。

“既是如此,便不叨扰了。”茎直立去。

傻眼的桃环拿着药回到了殿,把顾书逸方才的话乃至神情,一五一十地全然复述,完了还不忘加一句,\”殿下,奴婢觉着顾大人好像生气了。”

听到话的凌光,差点翻出白眼,“非亲非故,干我何事?”

生气,怎么不干脆气死这渣男!

“不说他,母妃,南渊这次求和,来得可是南渊四殿下?”

“四殿下?母妃怎么听说,这次是南渊二殿下,带着求和书和贡品前来出使的。”

凌光一愣,“寒阙?他来?”

寒阙,他怎么回会来?

前世出使得不是南渊四殿下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寒阙?

“你啊,伤还没好,就别劳神费心了。”母妃轻拍了她的头。

“好,听母妃的。”

陈嫔闻言,侧目看了她一眼,她觉着这个女儿经过这次生死离别,似乎……不同了。

“母妃,也是南渊人。”

陈嫔替她掩被角的手一顿,回道,“是啊。”便没了话,低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么说来,我也有一半南渊血统,想来也是讽刺,女儿带兵打母故国,多少有些……不近人情。”

“国不护我,不念人情。”

陈嫔的话让凌光心中激荡起来。

国不护我,不念人情。

确实,确实……

她看着母亲,忽然重新审视起来,她眉目低垂,嘴边擒着若有若无的浅笑,如此寻常的女子放在人堆里,一不留神便寻不见了,是她的母妃,却安然无恙地在尔虞我诈的后宫,活了十数年。

是明哲保身,还是……

“你这傻孩子,这么看着母妃做什么?”陈嫔笑着点了点凌光的额头。

凌光嬉笑着摸了摸头,脸上的笑意却掩了下去,“母妃,觉得我适合做将军吗?”

“嗯?为何这般说?”

“你看呀,这宫里别的帝姬都是读书学画,像二姐弹得一首好琴,出神入化,纵观别的帝姬都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母妃难道不会觉得我很离经叛道?”

陈嫔低头掩嘴笑了笑:“附庸风雅何难,试问这天下儿郎能有几个能比得上我女儿的深明大义。”

“矜儿,民间有句话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便是如此,母妃为之自豪,你比得上任何人,配得上世间最耀眼的光环。”

“比如,王位?”

听到这两字,陈嫔脸上有惊讶,却并非惊世骇俗,她笑了出来,道出一句话:“德须配位,厚德方能载物,大胆去做吧,不用顾虑母妃。”

心中大石落地,重生一遭,爱我的定要护其周全,害我的,必要他们百倍奉还!

半月之后,南渊使团浩浩荡荡地进京了,正往皇宫大殿走去。

闲了大半个月,凌光早已活蹦乱跳,虽然她的伤还在缓慢愈合,但一点也不妨碍她眼下的激动。

这是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

不远处,使团的首领,南渊的二殿下,正缓缓踱步而来。

他一身暗紫长袍,长袖长衫肆意而坠,随着他不疾不徐的步子,随意晃动,便如他那个人一般不拘小节到张狂。

人已然到了殿中,凌光望着他,秀目猛然一瞪。

看到他的第一眼,不可否认的,他,凌光帝姬十足十的……看呆了。

他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颊轮廓刻画出一张俊美深邃的面容,本应是严肃端正的,却因着眉宇下那双狭长皎洁的眼睛而变得神秘、勾人,他微眯着眼,手中一把折扇,缓缓而动,眉眼弯弯,尽显惬意却又不怀好意。

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带着他那双勾人的眼睛,在人群中一扫而过,不着边际地把视线落在了凌光……

那受过箭伤的,胸膛之上……

“……”

好色之徒,果真不可貌相!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关注小说 » 重生后,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最新章节,凌光寒阙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